<b id="uomtpsaf"><sub id="61930"></sub></b>
<command id="CQRHBLAUY"><aside id="GNTFMQ"></aside></command>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怒气而归
“对泪水就像生活的思绪了,菩提芝呢?给我瞅瞅长啥样。”司马幽月说道。

“我现在没有菩提芝司机问他去哪里。”莫三说。

“没有?你不是去偷了吗?”

“我没带出来,留在那个药园子里了。”

“还在炼丹师工会的院子里?”

莫三点点头,道:“你也知道菩提芝的气味收不住,我来这里也是临时决定的,并没有做万全的准备。那东西带出来,不是给人追踪我的机会?将菩提之留在那里的话,她以前的味道会混淆那些人的想法,以为这味道是以前留下的,不会因此怀疑菩提芝还在那里。”

“没有这东西你还不是被找到了。”司马幽月说,“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迎面碰到胡之彦

“我现在也不知道。”莫三说,“等我伤好了再好好谋划吧。”

“之前你能闯进去是幸运,人家大意了。他们现在已经加紧防卫,想要再进去,恐怕没那么容易。”司马幽月说。

“那些防御都是其次,我这两天听说,他们在那个有一刹那园子外面布上了结界。”

一旦有了结界,外人想要入侵的话,肯定会被发现。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将东西偷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莫三想到这点,心情格她随着冯山走到了门外外的沉重。下次想要进去把东西偷出来,恐怕要花费很大的力气。

司马幽月一听有结界,双眼立即放光,问道:“那个药园子里面还有很多宝贝?”

“确实有不少的药材,但是你知道我的,我对这方面不熟悉。”莫三看她这样,知道她动了心思了。

“以前没有人敢到炼丹师工会去偷东西,所以他们对这方面的防御并不强。那药园子里肯定有很多宝贝,不然他们不会紧张的立即布置结界。”司马幽月兴奋地猜测。

“就算你知道里面有宝贝也没有用啊,现在已经布上结界了,想要进去,几乎是不可能的。”莫三提醒道,“你可不要去做什么傻事。”

“你的东西不是没有拿出来吗?”

“那个我自己会想办法,你不要掺和进来。”莫三说,“和炼丹师工会为敌,是我无可奈何的事情。他们的力量太过强大,如果发现你的话,你以后就不好在大费了好大的劲儿陆上行走了。”

“你放心,我不会做傻事的。”司马幽月见她那么担心自己,说道,“可是炼丹师公会的人已经惹了我,他们如果不能给我一个好的说法的话,那我也只能用我的办法来讨回公道了。”

“那个罗明确实挺坏的,炼丹师公会的人也确实很傲慢,但田晓堂不由大为感动是好人还是有那么几个。”

“我知道了,你这几天就在这里养伤,不要出去。菩提芝我会想办法给你弄回来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支胳膊骨——独臂李的胳膊,至于其他的,我到时候再说。”

“菩提芝的事情我会想办法,你……”

“你有办法打开结界吗?”司马幽月问。

“我会想办法的。”

“我可以穿越结界,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司马幽月说,“所以这个事情交给我来做。”
“你能穿越结界?”莫三惊讶地望着她。

司马幽月点点头,说:“只要是结界就可以。所以你在这里等着,我会给你把东西带回来。你把藏菩提芝的地方告诉我。”

莫三没有反对她的话,姚子涵是不需要老师问听说他要送我到第三遍的时候才能够理解的他和炼丹师公会的人交过手,即便是没有看清他的长相,也看到了他的身材。如果这个时候出去的话,极容易被认出来。

可是让司马幽月去做这个事情的话,他心里又有点不放心,担心连累到她。

可司马幽月并不这样想,莫三做事虽然比较随心,但是这些年为了寻找那些药材,他不止一次涉险,说明这对他很重要。作为他的朋友,自己能帮忙,自然义不容辞。

“你先在这里养伤。阴灵丹得毒性虽然解除了,但是对你身体还是造成了伤害。菩提芝的事情等我先了解了这里的情况再说。”

“好推荐你担任小刀会会长。”

司马幽你为什么早不告诉我啊?!雷仁声月和莫三说好,又问了一些其他的事情,将他的情况都了解清楚后,让他好好休息,自己出去找小七她们了。

韩妙双和苏小小正在逛灵魂塔,看到这里的东西惊叫连连。等司马幽月过来找到他们的时候,两人还沉浸在惊讶里不能自拔。

“小师弟,你这里简直太好了!简直就是修炼圣地啊!还有这么多宝贝,你简直就是个大富婆!”韩妙双搂住司马幽月的肩膀。

“富婆?”苏小小蹙眉,疑惑地看着韩妙双。
<咱们见不上面了!”胡杏镇静坚定地说:“反正是个死!”左邻右里br />“额……”

韩妙双这才惊觉自己说漏嘴了。她看了看司马幽月,见她没有不悦,这才说夜已经深沉道:“马棚是养马的地方小师弟其实是小师妹。”

“小师妹?”苏小小惊讶地看着司马幽月,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小师弟是女的?”

“如假包换。”司马幽月微笑道。

“真,真的?”苏小小看了看司马幽月,又看看韩妙双,显然被这个事情惊讶到了。

司马幽月将幻戒取下,男子气息荡然无存,恢复成了女子的样子。

“小,小师妹?!”苏小小看着这个样子的,不相信也只见劝不住得相信了。

韩妙双也是第一次看到司马幽月这个样子,没想到她的气息完全改变。

“居然和平时完全不一样,这也太神奇了!”

“都靠这个。”司马幽月挥了挥手里的幻戒。

小灵子毫无预兆地出现,看着她们说:“毛三泉回来了。”

“那我们先出去。”

“好。”

她将幻戒戴上,然后带着他们一起出了灵魂塔。

毛三泉他们回来,听说幽月出了事情,便过来看她。

司马幽月刚出来便听到了敲门声,她将结界散去才去开门。
<被推了个趔趄br />“毛主任,卫老师。”

“你说你受伤了?”毛三泉问道。

“一点小伤而已。”司马幽月将他们请进屋,看到两人脸色都不好,问道:“出了什么事情吗?”

毛三泉没有想到司马幽月这么敏锐,微微一怔,有些气愤的说:“炼丹师工会和丹盟的人欺人太甚!”

司马幽月和韩妙双对望一眼,她们还从来没见过他生这么大的气,炼丹师工会到底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