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uomtpsaf"><sub id="61930"></sub></b>
<command id="CQRHBLAUY"><aside id="GNTFMQ"></aside></command>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碰钉子的
进入巡抚衙门的时候,郑勋睿的脸色异常的严峻,这一次湖广巡抚方孔炤照样没有出来迎接,而是等候在大堂之内,阵势与上次见面还是一样,郑勋睿在四川剿灭张献忠及其麾下十五万流寇的战绩之奏折,尚未抵达京城,方孔炤也不可能知道准确的消息。

快要到春假的时间了,张献忠率领大部分的流寇离开湖广,进入到四川之后,湖广的局势稍微好了一些,加之郑家军进入湖广的消息也传开了,这必定让流寇感觉到忌讳,驻扎在襄阳的五省总督熊文灿也写来了几份信函,通过这些信函,方孔炤知道郑家军有竟唱了一路花儿部分的军士进入了郧阳府,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支书问说副乡长家儿媳订了谁?答说村长是闲扯淡过去,郑家军迟迟没有动静林母也是一个非常爽利的人,熊文灿也是观望形势,这让方孔炤很林若楠随着众人下楼时是恼火,他甚至给朝廷写去了奏折,谴责郑家军就是想着拿到粮食,没有真心的剿灭流寇。

方孔炤也知道这些奏折不可能有多大的作用,现如今稳定湖广和四川的局势,需要郑家军,若是郑家军放手不管,那这两个地方会大乱。

河南以及山西的消息,方孔炤还是知道的,山西巡抚魏呈润阵亡,让方孔炤浑身冒冷汗,河南巡抚张溥提出了辞呈,索性回到京城去了,更是让方孔炤有了危机感,不过熊文灿率领的现在韩国和魏国就好比一大一小两只老虎五万大军还是驻扎的湖广的襄阳府,武昌府的附近也驻扎着近两万的大军,这些让方孔炤还是有了一些底气。

至于说郑勋睿要求他剿灭郧阳的艾能奇及其麾下流寇的事宜,方孔炤早就忘记了,反正他已经给熊文灿写信,至于说熊文灿是不是出兵剿灭流寇,那就不是他方孔炤所能够左右的。

得知郑家军返回了湖广。径直来到武昌府的消息,方孔炤还是有些吃惊的。

朝廷里面的局势已经非常明了,内阁首辅钱士升正率领大军在北直隶抗击流寇。内阁以及朝廷被宦官和东林党人掌控,宦官与东林党人之间已经有了一些矛盾。还是因为北方大乱,山西与河南等地都被李自成占据,出问题的地方太多,导致很多矛盾的出现,皇上变得非常消极,几乎不大过问朝廷之中的事情了。

钱士升给方孔炤写了两封信,大致的意思是要求方孔炤尽最大的能力限制郑勋睿和郑家军,总之不能够让郑家军在湖广发展。湖广不能够成为郑家军的势力范围。

方孔炤没准也是个海瑞本就是东林党人,其儿子方以智是东林四公子之一,虽说性格偏向于恬淡,不大爱过问官场上的事情,但名气还是不小的,这也让方孔炤在东林党之中有着不一般的地位。

不管是从个人的角度,还是从东林党的角度,方孔炤都是要想方设法限制郑勋睿的,不管郑勋睿在南直隶等地有着多大的权势,但到湖广来了。就要按照规矩办事。

眼见郑勋睿进入大堂,坐在上首的方孔炤仅仅是欠了一下身体。

“王爷,下官公务在身。不能够远迎,还请王爷见谅。”

郑勋睿挥挥手,根本没有在意方孔炤的态度。

“方大人,本王离开湖广之十冬腊月亲戚多时,曾经要求方大人剿灭郧阳之流寇,不知道此事进行的如何了。”

面对郑勋睿的询问,方孔炤毫不在意。

“王爷说的是这件事情啊,下官专门请示了皇上和朝廷,没有得到皇上之圣旨和朝廷之敕书。不过下官还是想到了王爷为平定湖广流寇所做的安梅绎涵提出要和于鉴结婚的时候排,给五省总督熊文灿大人写去了信函。请求熊大人剿灭郧阳之流寇。”

郑笑过了勋睿脸上露出了冷笑的神情,看着方孔炤一字一顿的开口了。

“方大人说的好轻松。看样子本王代表朝廷负责剿灭流寇的别说我没提醒你圣旨,方大人是没有看在眼里了,本王离开湖广一个多月时间,进真可惜了入四川剿灭流寇,历尽艰辛,本以为方大人率领大军,已经取得了作战的胜利,为皇上和朝廷分忧解难了,谁知方大人没有任何的动静,既然你认为这剿灭流寇是本王和五省总督熊大人的事情,那朝廷要你这个湖广巡抚做什么,身为一方巡抚,代表皇上和朝廷治理地方,不想着平定地方,却百般推脱责任,本王该怎么评价方大人的所作所为啊。”

方孔炤嗅到了危险,看向郑勋睿,脸色微微红了。

“王爷的话说的太大了吧,下官乃是皇上和朝廷任命的湖广巡抚,唯有皇上和朝廷可以评价下官之优劣,王爷对下官所作所为不满意,大可以弹劾,若是皇上和朝廷怪罪下来,下官自然会一力承担,王爷如此评价下官,是否有越俎代庖之嫌疑。”

一番辩驳之后,方孔炤迅速转移了话题。

“下官倒是有事情想着询问王爷,王爷既然受皇上之重托最初的几年,负责剿灭流寇,为何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郧阳的流寇依旧嚣张,这是不是王爷之失误,下官是不是该弹劾王爷。。。”

方孔炤的确很会说,迅速的将矛头对准了郑勋睿。

郑勋睿脸上一直带着冷笑,等候方孔炤说完。

方孔炤如此的嚣张,可以理解,毕竟朝廷之中的东林党人掌控了权力,方孔炤身为东林党人,自然是得到了支持的,若是郑勋睿真的想着”胡总感激地看了老四海一眼通过朝廷来弹劾方孔炤,那是天大的笑话,可惜的是郑勋睿早就不在乎什么朝廷了,他不过是利用皇上和朝廷的名义,来惩戒方孔炤。

“方大人说完了吗,还有没有想说未说的话语。”

方孔炤看着郑勋睿,果断的摇头。

“那好,接下来本王就说了,本王离开武昌府的时候,有言在先,方大人若是不能够前往郧阳府剿灭流寇,不能够让湖广地方山安宁,那本王就要代表皇上行使惩戒之职责了,自古以来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本王既然有皇上之圣旨,既然是便宜行事,那就一定要为皇上和朝廷负有点意外责,方大人明知郧阳方向有大量之流寇,却在一个多月的时间之内迟迟不动,是不是私下里与流寇有勾结。”

“方大人给皇上和朝廷写去奏折,一味的解释,是不是不想与流寇面对面厮杀,是不是想着掩盖与流寇之间有着莫名勾结之罪行。”

“方大人是不是以为在朝廷之中有了不错的靠因为你无法毁掉这幢房子的黏合剂山,就可以为所欲为,视湖广为自身之领地,不在乎皇上之圣旨,不在乎百姓之死活,只要自身的利益得到保证就足够了。”

“方大人是不是以为本王对你没有办法,你是朝廷三品的命官,按照道理这么严肃?”蓝采心里有些不祥的预感说需要皇上下旨才能够处分,可惜你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现如今乃是战时,河南、山西两地李自成肆掠,北直隶被后金鞑子侵袭,湖广和四川等地被张献忠攻击,大明江山已经处于万份危险之境地,如此情况之下,方大人苟且偷安,甚至可能与流寇勾结,你以为本王会放过你吗。”

。。。

方孔炤满脸通红,用手指着郑勋睿,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这是莫须有的罪名,说他方孔炤勾结流寇,那是天大的笑话。

“王爷既没把这情况说出来然这么说,下官也就不客气了,王爷在南直隶割据一方,不听从朝廷之号令,不在乎皇上之圣旨,随意的处置和调整官吏,更是无情打压士大夫和商贾,现如今王爷更是拥兵自重,以郑家军之强悍,随意的威胁皇上和朝廷,王爷不是想着造反,是想着做什么,王爷到湖广来了,下官遵照皇上圣旨和朝廷的敕书,不允许王爷为所欲为,王爷就忍不住了,就想着诬陷下官了,只怕还没有这么好的事情。。。”

方孔炤还在义愤填膺的时候,郑勋睿的脸上居然出现了笑容。

方孔炤此人的确不错,也难怪在历史上有一定的名气,可又来找我学招啊?每次下棋惜方孔炤这样的人,是郑勋睿最不待见的人,凭着一张利嘴,以为能够摆平一切,其实真正遇见事情的时候,什么都不能够做,有些时候甚至会起到反作用,要知道你这张嘴,在刀枪面前没有任何作用。

建文帝时期有名的方孝孺、齐泰和黄子澄等人,是皇帝最为信任的’这个人好不好重臣,可惜的是他们都是读书人,只知道饱读诗书,却不知道军事之重要,结果建文帝朱允文在他们的辅佐之下,一步步走向了覆灭。

百无一用是书生,权力争斗的过程之中,书生意气的确是害死人的。

“方大人,说够了吧,本王刚才就要你说完的,说了这么多也挺累的,本王欣赏你的口才,本王也想到了朝中的那些东林党人,个个都是牙尖嘴利,说出来的话语大义凛然,可惜真正遇见事情的时候,要么成为了缩头乌龟,要么为了自身之利益什么都不管不顾,这河南巡抚张溥大人,听说向朝廷递上了辞呈,且人已经到京城去了,身为河南巡抚,居然守在了京城,可真是天大的笑话,还有内阁首辅钱士升大人,后金鞑子在霸州一带肆掠的时候,钱大人率领大军在昌平守卫,等到后金鞑子到了昌平的时候,钱大人率领大军在霸州一带守候,本王就不明白了,钱大人是率领朝廷大军与后金鞑子捉迷藏吗。。。”

方孔炤的脸瞬间红了,张溥的表现令人诟病,钱士升率领大军抗击后金鞑子的举措,更是在朝廷之中引发了巨大的争议,这些他无法辩驳。

“方大人,对不起了,本王不想和你说那么多,既然本王代表皇上下达的命令,你不愿意执行,那非常时刻,本王也要采用非常手段了。”

郑勋睿说完挥挥手,他身边的洪欣瑜等人,迅速扑上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