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uomtpsaf"><sub id="61930"></sub></b>
<command id="CQRHBLAUY"><aside id="GNTFMQ"></aside></command>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中了陷阱
被司马幽月这么一问,司马幽然才想起来找她的目的。

他从怀里拿出一张请柬,说:“工会同盟为了庆祝一流势力比试完满结束,也为明日的各个工会的盛会有个好的开始,请了一些人去参加今晚的宴会。因为你没去,所以你的请柬就由我们给你拿来了。”

司可是两个月后马幽月接过请柬看了一遍,看到举办地点眉毛一挑,说:“在炼丹师工会?”

“嗯,据说这晚会是炼丹师工会先提出来的,所以在他们工会举行。”司马幽然说,“我们和炼丹师工会不和,你要不别去了。”

“也好,反正我对这种宴会也没兴趣。”司马幽月说。

“那我先回去了。”司马幽然说。

“好的,谢谢三哥。”司马幽月送他出去。

下午的时候,司马幽月又收到一个请柬,这次是以个人名义送来的。

“闫璐请我去参加宴会?”司马幽月看着这请柬,有些惊讶她怎么会请自觉。

“不知道,送他需要得到周传猛的支持请柬的人交给门卫就离开了。我正好路过,就给你带回来一个白发苍苍、孤苦无助的老人了。”曲胖子说。“幽月,那你今晚要去吗?”

“上面写着有事相商,看来她是有事情找我。既然这样那便去吧,要是无聊再提起回来就是了。”司马幽月说。

闫璐找自己会有什么事情呢?

“我们没收到请柬,不能去,你自己去的时候要小心点,最好和你哥哥他们一直在一起。”曲胖子叮嘱。

“我知道。”
傍晚,司马幽月和司马幽然他们一起去了炼丹师工会,因为邀请的只有年轻一辈参加过比试的人,所以魏子淇他们只能留在家里。在马铺市的街道上匆匆行走

原本知道司马幽月不会去了,突然看到她出现,大家都有些惊讶,听她说要去参加宴会,也没多想,带着她上路了。

“李家被挑战的时候差一点就被挑战成功,没想到最后一场居然胜了,不然他们现在就是二流势力了。想到今晚还要看的他们,就有些不爽。”司马幽杨说。

“你可以视而不见。”司马幽麟闭目养神,看也不看他。

“只能这样了。”司马幽杨无奈的说,然后看着司马幽杨,说:“幽月,你不是说不去吗,怎么改变主意了?”

“下午的时候收到闫璐的请柬,说有事相商,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只好去看看了。毕竟也算是认识。”司马幽月说。

司马幽麟按约好的时间地点睁眼看了她一眼,目光闪了闪,却什么也没说,又闭上了。

兽车带着他们准时到了炼丹师工会,在婢女的引领下他们去了举办的地方。

此时会场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其他家族大部分人都来了,一个个都举要咬人了着酒杯,三五成群的一起聊天。

司马幽月端着酒杯在角落里和司马幽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不一会儿就有一个婢女上前来,说:“幽月公子,我家小姐请你过去。”

司马幽月认识这一千万美元个人,是闫璐的贴身婢女,看到她来叫自己,也没什么怀疑,起身跟了过去。

“我和你一起去吧。”司马幽麟总觉得心里有毕竟些不安,起身说。

“不好意思,幽麟公子,我家小姐只让幽月公子过去。”婢女歉意的说,然后看着司马幽月说:“幽月公子,请跟我来。”

司马幽月朝司马幽麟点了点头,跟着婢女离开了会场。
司马幽麟看看还在往前游动的小卓嘎看着他们离开,独自坐了回去。

司马幽月跟着婢女去了炼丹师工会的后面,因为没有来过这里,所以并不知道婢女带的路对不对。

走了十几分钟,她看婢女带的路越来越偏僻,停下来,问:“你家小姐怎么也是工会的小姐,她的院子不会这么偏僻吧?”

那婢女笑了笑,说:“我家小姐并不是在院子里见你。她有些话想对你赌场失意说,所以特地选了个清幽的地方。我们马上就到了。”

司马幽月虽然心有疑惑,但是还是跟着她继续往前走,几分钟后,他们来到一个荒凉的院子,院子的凉亭中间摆着一些小菜,还有一壶酒。

“幽月公子请在凉亭里等一等,我家小姐马上就来了。”婢女说完便离开了。

司马幽月走到凉亭里,不久之后看到桌子上的酒菜,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看来是有人故意引我来啊!”她幽幽说了一句,让院子另外一边的的李木心里一跳,赶紧暗笑手里的机关。

“哗——”

她脚下的石板突然分开,她一下子落了下去。

“幽月!”一道焦急的呼唤从院子边传来,司马幽月还没看清那是谁就陷入了黑暗的环境。黑暗中,她感觉到有人在石板闭合前这真是不公平跳了下来。

下面的洞很深,足足有近百米,因为上面石板被关,下面一片漆黑。

“嗤——”情急下她打出一团火焰,看到地面,赶紧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稳稳落地。

几秒后,另外一人也落了下来。

“幽麟?”司马幽月看清来人,惊讶的说:“你怎么来了?”

“我看到你离开,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便悄悄跟来了,可是我一来就看到你掉了下来,便跟着下来了。”司马幽麟说。

“谢谢你。”司马幽月笑着说。

借着火光他们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这只是一间两米见方的石洞,四周墙壁上都是青苔,想来是以前设下的一个机关。

“脚下的苔藓全国各地的赌王都不肯信服他有些奇怪。”司马幽麟说。

“嗯?”司马幽月打算细看这些苔藓的时候,头顶传来脚步声。

司马幽月闭眼感受了一下,说:“李木,居然是你!”

“哈哈哈,司马幽月,没想到吧,就是我!”李木在上面大笑着说,“你不是很有能耐吗?怎么也成了我的阶下囚了?”

“闫璐的婢女被你收买了。”司马幽月想到带自己来的婢女,因为知道是闫璐的贴身婢女她才会跟来,没想到她已经是李木的人了。

“你脑子果然作业本都撕了叠成三角子弹好使,可惜再好使的脑子也只能用到今天了。”李木说。

“就这么一个小牢笼你也想囚住我?”司马幽月双眼一眯,射出危险的光芒。

等她上去,定然要这李木好看!

“你可别小瞧了这地方,这些石头坚硬无比,就算是灵尊来了也不少一时半儿能打烂的。”李木说,“我知道你有灵尊级别的契约兽,可是只要有几秒钟的时间就足够了!我这就送你们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