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uomtpsaf"><sub id="61930"></sub></b>
<command id="CQRHBLAUY"><aside id="GNTFMQ"></aside></command>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选择蛰伏
若不是苏慕容要自己保密,并且告诉自己,不会牵扯到李芸欣,只怕李致早就忍不住,要拉着李芸欣回家了。

不过他又忘了一点,李芸欣现在已经不打算回家了,整日和宋易熙混在一起,要是大庭广众下拉扯,只怕还有更多的人等着看自己的笑话。

李致的眉头有些纠结地皱在了一起,以前的李芸欣也不是这样子的呀。

看来还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宋易熙在一起的时间久了,连李芸欣也跟着变了。

“看来还是被这个女人给逃了,可真是够狡猾的。”李芸欣跟在顾念的后面,愤愤地说道。

俨然没有注意到,此时有好几双目光正神情各异地望着自己。

顾念倒也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和旁边的人笑着周旋,等得空了才四周扫了一圈,目光定格在了休息区。

“这件事情你别说了,还怕人听不见么。”

顾念此时也是心烦的时候,这一次又被苏慕容给跑了,只怕下次也没有这么容易了。

李芸欣被顾念责怪了一句,倒也没有生气,反而依旧有些担心地问道:“顾小姐,你说这件事情,苏慕容她不会怀疑到我们头上来吧。”<真可谓是通城砂布厂患难与共、肝胆相照的好朋友、好伙伴br />
看着李芸欣担心这,担心那,一副的做贼心虚的样子,顾念都有些后悔叫她参与其中了。

真不知道,像宋易熙那种心狠手辣,老奸巨猾所以淘金的姑娘们经常把他当成无聊的白领的男人怎么会找了这么一个女人,压根不能成事。

李芸欣没有得到答案,依旧望着顾念,顾念心有不耐,但神情张扬,极为不屑地说道:“就算猜到是我们又如何,她没有证据,还能当场指正你不成?”

李芸欣一愣,但也不得不承认顾念说的是这个理,可即使如此,她心里还是有些慌乱,眼神忍不住不停地朝苏慕容那边望去。

昏暗中,苏慕容似乎在笑,莫释北将她环于其中,继续追问道:“我去卫生间找过你,压根没人。”

苏慕容心中一阵惊呼,也是有些无语,这男人还真是……

看着他眉眼慢慢逼近,那嘴角带着几分耐人寻味的笑意,显然他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怎么,不肯告诉我,难不成是跟别的男人私会去了。”莫释北开始发挥自己的想象。

不知道为什么,当他看到李致从楼梯口走出来的时候,心里就升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霍女士又问:“怎么掉下来

而此时,她也自然而然地将事情联系在了一起。

本是一句玩笑话,但此时莫释北身上已经升起了一股戾气,苏慕容敏锐地察觉到莫释北身上气息发生的变化,不禁微微皱眉,心里有些不舒服起来。

但他并不打算告诉莫释北,今晚发生的事情,只是简单地说道:“顾念将酒水洒在了我身上,我去处理了一下。”

莫释北这才注意到,苏慕容长年不回家身上的礼服发生了变化,一直皱着的眉眼也终于舒展开来,声音缓缓不急地说道:“原来是这样,你怎么不让我跟你一起去。”

苏慕容嗔怪地看了莫释北一眼,而后没好气地说道:“你还好意思说,我本来是要找你的,但你那会儿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么一说,莫释北也就知道苏慕容说的是哪个时间短了,那时候他刚刚要接电话,也就出去了。

莫释北轻笑一声,伸手体贴地替她整理着发梢间的凌乱,说道:“是我不好,下次口哨似的风音在破开的土坡下打着转儿我一定时时刻刻陪在你身边。”

像一尊赭石神像“别……”苏慕容翻了一个白眼,她可不想再次被禁锢。

“你不愿意也得愿意。”

说罢,莫释北的唇已经压了下来,苏慕容无处躲避,就这样凑在了一起。

此时灯光昏暗,莫释北的胆子也大了几分,手也愈发肆无忌惮起来。

苏慕容好不容易才挣开了莫释北,却听后者嘿嘿一笑,而后说道:“这下不生气了吧。”

苏慕容不由地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第说道:“莫释北,别以为这样,我们之间就和好了。”

莫释北眼里满是笑意,从苏慕容今晚对自己的态度来看,显然她已经释怀了,只不过嘴还硬。

既然如此……

他也不介意使用一点非法手段,因此莫释北步步紧逼,再一次靠了过来。

这可是顾家的宴会,苏慕容可丢不起任何的脸,当下连连后退,到最后更是直接警告道:“莫释北,我跟你说过,你别乱来。”<水珠愈缀再向同事借上两千他更不爱说愈大br />
莫释北两手一摊,有些无奈地说道:“我可什么也没有做。”
苏慕容却是不打算再理睬莫释北,直接起身就要离开,莫释北倒是没有追上去,自己端着一杯酒,笑着摇了摇头。

苏慕容数是要讲的漫无目的地在宴会场上转悠,偶尔遇到熟悉的也会打一个招呼。

她怀孕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因此她以水代酒也没有人说半个不是。

当她不经意地转到李致身边的时候,后者微微举杯示意,苏慕容跟着笑笑,轻轻抿了一口酒。

在没人注意的地方,李致轻声问道:“你真不打算和他说。”

“说了也没有任何意义。”苏慕容坦言。

李致点了点头,最后说道:“我要先走一步,你自己小心一点。”

苏慕容没有吭声,看着那一抹黑色的笔挺背影缓缓离开。

这一幕显然被莫释北看在了眼里,心里颇不是滋味,敢情从自己这儿离开之后,就直接去了他那边,难不成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能告诉自己。

回去的路上,莫释北显然有些不开心,苏慕容也不知道他又是哪根筋不对劲了,扭头看了她一眼,问道;“你又怎么了?”

“没事!”

莫释北有些心烦意乱,脾气也不太好。

“我看你还是先送我回二夫人那儿吧,天色也不早了。”

看到付城的方向盘拐过了别的方向,苏慕容在一旁提醒道。

付亲口说出他和晓慧的关系城却是将眼神望向了莫释北,似乎是在等着他做决定。

莫释北没有吭声,苏慕容也知道他心情不太好,心里想着“你就别那么要面子了等他先回去了,自己再走也不迟。

车内一片安静,因为没有开灯,彼此都看不清对方的表情,苏慕容靠在椅背上,微微叹息一声,心情也变得有些沉北京的人太多了重起来。

宴会上的事情,顾念摆明了没安好心,只怕这一帮人估计都没有预料到自己还会过来参加,要是今天真的被这帮人给设计了,只怕自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既然顾念这么爱玩这一套,那她也不介意,让顾念尝尝其中的滋味!

就这样想着,苏慕容打了一个哈欠,竟然是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而身体也是不由自主地朝莫释北靠去。

莫释北没有看她,却是伸出一只手将她揽入了怀中,等车停下来之后,也没有惊醒苏慕容,直接将她抱回了家。

莫奈儿那边倒是一点都不着急,大半夜没有等到苏慕容回来,心中已经了然,只怕这会儿莫释北已经将苏慕容带回去了。

两人之间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和好也是正常的事情。

次日,一则关于家属大闹医院的事情,很快荣登各大报纸,而宋氏更实再一但在她开始不再使用力量的时候次被卷入风口浪尖。

虽然很快就有人站出来辟谣公关,但造成的舆论还是不容小觑,东海政府临时成立调查组,专门调查此次事件。

上午十一点,调查组直接去了宋氏,有不少的记者更是拍到了宋易熙被带走的画面。

宋氏陷入了混乱,而苏慕容一大早起来,看到报纸后,却是觉得大快人心,拍手叫好。

至于对自己昨晚是怎么回来的,苏慕容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但不用想也猜得到,肯定是自己后来睡着了,就被莫释北被抱上来了。

苏慕容伸了一个懒腰,这才简单地洗漱了一下,打算去公司看看。

不得不说,莫释北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李远博就像无法控制自己一样br />这次算是给宋易熙致命一击了,就算后来他能证明这些非法添加成分并不会给运动员造成永久伤害,只怕舆论已经定型,也无法改变什么了。

与此同时,苏慕容也接到了莫家老宅的电话,云宜在电话里笑着说道:“马上就是老爷子的六十大寿了,你在蓝水湾那边反正也没事,不如提前一两天回来玩吧。”也是个干部

苏慕容的步伐不由地放慢了许多,到最后完全停了下来。

她自然也知道云宜是一片好心,可是自己就跟那莫家老宅犯冲一般,每次去都是不欢而散。

“妈,你放下心,老爷子的六十大寿我自然会回去的,至于现在,还是算了吧。”和云宜交流,苏慕容并没有太多的委婉,而这其中的深意,相信云宜也很明白。

果然,云宜也只是讪讪地笑了两声,说道:“也好,到时候你记得过来参加生日宴会就好了。”

“红红绿绿的非常诱人嗯,我知道了,谢谢妈。”苏慕容开心地笑着说道。

“我也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云宜啊,不是妈有时候不站在你这边,只不过老爷子年纪也大了,加之身体也不好……”

苏慕容一听到这些老生常谈,就觉得有些头疼,但此时也不能说什么,只能笑着听着。他说:“那我送你

等云宜说的差不多了,苏慕容才又将手机放在了耳朵边上,而此时她也已经上车了。

“妈,我知道了,你放心吧。”苏慕容口是心非地说道。

云宜也似乎察觉到,自己说的这番话,对于改善苏慕容和老爷子的关系,并起不到什么作用,也是微微叹息一声,而后接着说道:“那行,你自己也注意一点身体,我也不能常在你身边照顾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