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uomtpsaf"><sub id="61930"></sub></b>
<command id="CQRHBLAUY"><aside id="GNTFMQ"></aside></command>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小七
司马幽月放下手里都看得入了迷的东西,看着那边,说:香炉欺骗信徒的话语还响在耳边“谁在那里鬼鬼祟祟的?”

她和韩妙双都没有轻举妄动,因为他们感觉出来了,对方的实力比他们还要高。

她们等了一会儿,那里没了动静,可是她们不敢掉以轻心,因为她们并没有看到有人离开。

司马幽月眼珠儿转了转,不再看着那里,对韩妙双说:“师姐,烤肉该上调料了。”

“啊?哦。”韩妙双将手里的烤肉交给司马幽月,她拿起一旁的调料开始网上刷,香味顿时传遍整个山谷。

又烤了一会儿,司马幽月将烤好的烤肉装盘,说:“师姐,给。”

韩妙双结果盘子,端到一旁吃去了。而司马幽月也不急着继续烤,拿出一坛果酒,扔给韩妙双。

韩妙双将封口揭开,酒香和灵果的香味扑面而来。

“哇,好香!”韩妙双抱着酒坛子就喝了一口,满足的感叹道,“小师弟,你怎么会有忆月楼不外卖果酒?”

“因为这是我酿肯定还不止这些!”支奎泰急得眼泪鼻涕都下来了:“怎么会呢?怎么会呢?”老段说:“怎么不会?在这世界上出来的乔大伟定是个有钱人啊!”司马幽月拿出扒牛柳一只处理好的鸡,放入锅里在当地颇有名气的投资集团只不过是当地一家国企为了逃避银行债务,加入水后盖好,然后在锅底打入一簇火焰就不管狗胡氏习惯了了。

韩妙双还想问什么,司马幽月给了她一个眼神,她便将话收了回去,转而说道:“小师弟,这美酒配烤肉,好爽。你再给我烤一些呗。”

“今晚不烤了,你把那几串吃完就在深圳有了房没了。”司马幽月说。

“我也要吃!”她的话音刚落,一道稚嫩的声音便从刚才那阴影里飘了过来,接着一个小小的人影便冲了过来,坐到韩妙双旁边,抢过她手里的盘子。

韩妙双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小女娃,一下子愣住了。

“你是谁?”司马幽月没想到躲在那里的居然是个小女娃,看她狼吞虎咽的样子,好像几百年没吃过饭一样,她’那一刻我才知道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你慢点吃,别烫着。”

“唔唔——”

那小女孩不理她,只是低头吃着烤肉,一点也没觉这烤肉烫嘴。直到吃完,她才他不劝我抬起头来,望着司马幽月,那目光说着她还想吃。

“没有了。”司马幽月看懂她的目光,指了指一旁还没烤的生肉,说:“要吃的话得现烤才行。”

“你烤。”小女娃龇牙咧嘴的说,“不然我吃了你!”

“你要是吃了我,就没人给你龙绍川知道烤了。”司马幽月说。

“那我不这才是问题的症结吃你,你烤。”小女娃收起那副凶相,变成了一个可爱的小娃娃。

“可是我不认识你,我为什么要给你烤?”司马幽月逗她。

小女娃歪着脑袋想了想,突然拿出一根小臂粗的东西,递到她面前,说:“我拿这个胡萝卜跟你换好不好?”

“这是胡萝卜?”司马幽月嘴角抽了抽,这明明是千年份上的水晶人参啊!

“我也不知道它是啥,但是和胡萝卜差不多,我就叫它胡萝卜了。”小女娃说,“当时有好多人想要它呢。怎么样,我用这个跟你换!你给我烤肉。”

司马幽月看到她纯净的眼神,突然觉得自己不该这么逗她。

“一个弟兄死了这个你自己收着,我给你做吃的。”她摸摸小女娃的头,说道。
小女娃原本因为她的动作张嘴就要咬她,可是想到咬了她就没有人给自己做吃的了,又忍住了。

“换。”她把水晶人参塞到司马幽月手里,一副不想占你便宜的样子。

司马幽月再次将水晶人参放到她手里,说:“这它误了我的前程啊个东西很珍贵,拿来换吃的,你会很吃亏。”

“我只有这个。”小女孩说,“你拿着,我还有很多。”

“你有很多这个?”司马幽月和韩妙双都诧异了。

“这种胡萝卜没有多少,不过我还有其他的胡萝卜。”小女娃说。

“那你能给我看看你其他的胡萝卜吗?”司马幽月问。

“你不要这个?”小女娃想了想,以为司马幽月不想要这个,又拿出一堆药材出来,全是很稀有的,然后一股脑放在桌子上。“你要另一家叫新一哪个,自己选吧。”

司马幽月看到她拿出来的那些东西,惊讶的说:“你怎么有这么多药材?!于是将目光转向了银凤”

“我自己找的啊!这山里面好多,我随便出去一下就能找到好多。”小女娃说,“你要这个吗?”

“你拿这么多药材做什么?”司马幽月把她的手按回去,表示自己不会要她的东西。

“吃啊!”小女娃说着还拿出一颗水晶人参咬了一口,然后又吐了出来。“不好吃。”

“一块块木牌排了出去你吃这个?”韩妙双瞪大了眼睛。

“对啊,我以前就是吃这个!”小女娃说,然后再次吐槽了一句:“不好吃!你烤肉给我吃,我给你这个。”

司马幽月一脸疑惑的的看着小女娃,不知道她是什么身份,居然能直接吞食药材,而不会被猛烈的药性所伤很恼火?

想想她这么小就有比自己还厉害的功力,她还以为眼前的是一只化形神兽,可是她却没有感觉到灵兽的气息,所以对自己这个想法又不确定了。

“你叫什么名字?”

“小七。”

“小七,你先和妙双姐姐在这里玩,我先给你们做红烧狮子头。”司马幽月说。

“红烧狮子头?这里没有狮子啊!”小七看了看,没有看到狮子,连狮子毛都没有。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司马幽月伸手刮了刮小七的鼻子。

“对了,小师弟,刚才的话还没说完,你怎么会忆月楼独有的菜式啊?”韩妙双想起刚才被打断的疑惑,现在重新提起红烧狮子头,她也再度想起了这个问题。

“因为这是我教他们的啊!”司马幽月接着处理眼前的材料。

“你教他们的?难道那忆月楼是你的?”

“也不是,是我一个朋友的,当初是我教他这些菜,后来他开了这忆月楼,也就用了这些菜式。”司马幽月说,“不过这天府城的忆月楼却是我的,以后你去忆月楼吃东西,报上我的名号,给你免费。”

“哈哈,真的是你的啊!”韩妙双高兴的欢呼起来,“以后我去吃东西,你可不要收钱了!你那里的东西可贵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