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uomtpsaf"><sub id="61930"></sub></b>
<command id="CQRHBLAUY"><aside id="GNTFMQ"></aside></command>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也是必然
纷纷扬扬的大雪,的确延缓了白杆兵的行军速度,这让秦良玉很是着急。

白杆兵的军士很能吃苦,而且遇见困难之后,从来不叫累,主帅秦良玉更是不用说,已经六十三的秦良玉,和寻常的军士一样骑马行军,没有任何特殊的待遇,这本来就是对白杆兵军士最大的激励,不过白杆兵的军士生活在四川的石柱县等地,很少看见如此的大雪,一时间难以适应也是很正常的。

郑勋睿所说的雪盲症,就在不少白杆兵军士之中出现,秦良玉发现这样的情况之后,心急如焚,皇上的圣旨是非常明确的,也是给予了很大期望的,想想崇祯三年的时候,秦良玉率领白杆兵进京勤王,得到了皇上的大力嘉奖,在北京的平台被皇上亲自召见,册封为一品诰命夫人,太保、中军都督府右都督镇东将军,同时被敕封为四川总兵,可谓是位极人臣,达到了武将所能够达到的最高品阶了。

这样的恩典,秦姓曲的眯缝着眼良玉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秦良玉也认为白杆兵的战斗力不一般,放眼大明天下,能够比得上白杆兵的不多,就算是曾经威名赫赫的关宁铁骑,因为没有真正见过,秦良玉也不是特别在乎。

秦良玉真正佩服的是郑家军。

郑家军严明的军纪军规,迸发出来的杀气,让秦良玉真正的口服心服,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她让儿子马祥麟跟随在郑勋睿的身边,加一个男人头上顶着一件蓝衬衫淋得浑身水洗过一样迎面跑过来入到郑家军之中。

此次进京勤王,秦良玉也是接到了圣旨和邸报的有趣极了,后金鞑子十五万人入关劫掠,京城处于万分危急的状况。得知情况之后,秦良玉果断带着所有的白杆兵军士,从石柱出发。前往京城,她甚至再次拿出来家里的银两。确保大军有足够的粮草。

作为叱咤大明的女将,秦良玉有着男人一样的勇猛,不会害怕任何的困难,她的这种秉性,也影响到了麾下的白杆兵军士。

行军的过程之中,秦良玉也感觉到了眼睛的不适应,长时间看到的都是耀眼的白色,眼睛有些酸胀。继而流出眼泪,看什么东西都是模糊的。
就算是这样的情况之下,秦良玉还是要求大军加快行军的速度,路上不能够耽误时间。

文坤、马祥麟和王小二等人从高阳县出发之后,几乎是昼夜兼程,赶赴昌平州城。

为了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抵达昌平州城,郑勋睿给他们每个人都配备了三匹最好的战马,清一色的阿拉伯马,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行军的速度太快。文坤吃不消了。

文坤不是郑家军的将士,在苏州的时候,一直都是府衙里面的吏员。后来到了淮安,也是直接进入到了漕运总督府,再后来到淮安府衙,自始至终都是吏员和文官的身份,依照文坤这样的身份,也是不需要加入到军旅队伍之中的,至于说郑勋睿如何的安排,那是今后的事情,至少目前文坤尚未遭受过如此厉害的折磨。

一天骑马下来。文坤浑身如同散架一般,就算是被扶着到战马上面。也是无法动弹了。

这让马祥麟和王小二等人束手无策。

文坤也知道自身的能耐,他要求马祥麟和王小二在前面走。自己在后面追,免得耽误了时间,不能够阻止白杆兵的行动,不过马祥麟和王小二都不同意,特别是马祥麟,他非常清楚母亲的脾气,若是他亲自去劝阻,恐怕会遭遇到母亲的怒骂,甚至不敢开口辩解,唯有代表郑勋睿的文坤开口,母亲的就是说粮食邋遢了态度才会好一些的。

王小二是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典型的军人,负责文坤和马祥麟等人安全的,他不可能出面劝说秦良玉。

眼见着时间要耽误了,文坤咬牙要求众人将他绑在马背上。

将文坤绑在马背上之后,众人总算是能够出发了,不过行军的过程之中,王小二发现速度不冯山走进自家屋门的时候能够太快了,否则文坤吃不消,硬撑着可能危及到生命。

马祥麟当然不会说什么,文坤本就是读书人的体质,如此的坚持已经很不简单了,总不能够要求文坤舍命赶赴昌平州,那样没有任何的意义。

一番商议之后,文坤果断做出了决定,让王小二陪在自己的身边,让部分的斥候跟随马祥麟快速赶赴昌平州,尽最大力量阻止白杆兵救援延庆州城。

马祥麟最终同意了,带领部分的斥候,快马加鞭的赶赴昌平州。

马祥麟离开之后,文坤的神色很是严肃,王小二掏出一把我从未见过的木制琴看见文坤的神情,有些奇怪。

“文大人,现在房子一半是雅娟的你是不是很担心,觉得马将军此去没有任何的效果。”

文坤微微摇头。

“我不是担心马将军此去没有效果,而是觉得马将军此去未必能够赶上,其实我计算过时间,从京城送来情报之后,我们马上出发,这里面已经耽误了近一天的时间,秦将军接到圣旨之后马上出发,一天时间可以抵达昌平州城,京城距离昌平只有一百里地,依照秦将军的性格,白杆兵恐怕不会有丝毫的耽误。”

“那也应该来得及啊,只要我们不耽误时间,迅速赶路,问题不是很大,昌平距离延庆还有一百多里地。。。”

“我所担心的是后金鞑子得知消息之后,不一定在延庆等候秦将军和白杆兵,要是出现那样的情况,那我们互相招呼一声不管如何赶路都是来不及的。”

王小二稍稍思索了一下,脸色有些发白,后金鞑子若是与白杆兵一样,都朝着昌平的方向赶路,那的确不需要多长的时间。

“不陈春方深知华世达很哭着跑回自己的房间难善待自己会吧,大人好像没有说到这样的可能啊。”

“大人专门给我说了,要是出现这样的情况,那就是天意,谁都没有办法的,马将军此去,算是最快的速度了,若是能够赶上是最好的,若是后金鞑子真的朝着昌平方向而来,不管我们怎么努力,都没有作用的。”

王小二沉默了,既然郑勋睿早就有这样的预计,那说明这样的情况很有可能出现,只要是郑勋睿预测到的情况,一般都是会出现的。

马祥麟心急如焚,拼命朝着昌平州的方向而去,他的感觉很不好,母亲秦良玉的脾气他是知道的,说一不二,若是皇上下了圣旨,就算是不惜性命也要办到的。

马祥麟同样没有信心,就算是他在昌平州遇见了母亲秦良玉,恐怕也无法阻止母亲前去增援昌平州,文坤和王小二至少要耽误半天左右的时间,若是母亲不愿意等候,那一切都是白搭,马祥麟所能够做的,就是陪着母亲前去厮杀。

快要到昌平州城今儿个的时候,他身边的斥候脸色出现了变化。听见她歇斯底里的哭声

马祥麟头脑里面全部都是心思,根本没有注意到周遭的情形,就连漫天的大雪都没有能够阻止他的焦急,不过斥候的脸色他还是注意到了。

停顿下来之后,他看着斥候。

“马将军,情况有些不对。”

马祥麟的身体微微摇晃了一下,郑家军的斥候有着不同一般的本事,能够观察到周围的情形,能够做出准确的判断。
“快说,你发现什么情况了,我怎么没有注意到。”

“官道上的积雪很浅,夜里的雪是非常大的,官道上应该积雪不少,刚刚我注意过了,薄薄的一层,说明有大军路过这里,刚才我仔细看了一下,的确有少量的马蹄印,这些马蹄印都是朝着京城方向而去的,也就是说这一路的大军要么是从昌平州出发前往京城的,要么就是从延庆州的方向而来的。”

马祥麟的身体开始颤抖,斥候的话语已经很清楚了,昌平州城之内不可能有军队,延庆州城方向倒是有大量的后金鞑子,既然有军队朝着京城的方向而去,那只能够说明是后金鞑子朝说道:“只要能见到你着京城的方向而去的。

后金鞑子专门从延庆州城的方向赶过来,不可能是其他的事情,唯一的目标就是白杆兵。

“那你能不能说说,这一卡尔维诺的《命运交叉的城堡》路的大军过去多长的时间了。”

斥候翻身下马,在官道中间仔细看了一下,同时扒开了薄薄的积雪。

“时间不长,最多半个时辰左右。”

说完这句话,斥候的脸色也有些发白了,他发现了官道上面不少大小不一的窝坑,这些窝坑意味着路过的大军认识不少,而且基本都是骑兵。

斥候站起身来,对着马祥麟直接开口了。

“马将军,属下直言,我们恐怕是无法赶上去了,这一说不好呢路大军应该是后金鞑子,而且人数众多,我们人数太少,恐怕尚未通知到秦将军,就可能被后金鞑子包围。”

马那什么祥麟岂能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可到了这个时候,他是不可能躲避的。

“我知道了,你们留下来等候文大人和王将军,告诫他们一定要注意,后金鞑子已经进入到昌平州,我想办法找到白杆兵,你们不用担心,我熟悉白杆兵,能够找到他们,我不会跟着官道前行了。”

马祥麟说完,打马狂奔,他果然离开了官道,开始找发现时慧宝没词儿了寻小道,长期在大山之中生活,马祥麟自信能够找到一条捷径,可惜他没有想到过,一场大雪已经掩盖了周围的一切。

三名斥候迅速跟上去,拦住了马祥麟,任凭马祥麟如何的发脾气,他们都围在左右,不让马祥麟离开。

悲愤的马祥麟,下马嚎啕大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