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uomtpsaf"><sub id="61930"></sub></b>
<command id="CQRHBLAUY"><aside id="GNTFMQ"></aside></command>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缠上她了
听到耳畔的哭声,感觉到脸上湿漉漉的,司马幽月觉得自己汗毛都立起来了。

她不知道小蛇是怎么跑到自己脖子上来的,她只感觉脖子一凉,那条小蛇已经缠住了她。

“呜呜呜——”

小蛇越哭越厉害,那泪珠子不停往下落,司马幽月看她那样,感觉出它似乎很伤心。

大家都被这场景弄晕了,以为这东西会伤害人或者会逃走,却没有料想到这种情况。

过了好一会儿,他们看那小蛇只是一个劲儿的哭,也没伤害司马幽月的意思,心才稍稍放了下来。

“我怎么看它望着幽月的目光,好像幽月曾经抛弃过它一样。”魏子淇说。
“没错,我说怎么感觉它望着幽月的目光有点奇怪,这根本不是看陌生人的目光,更像是看自己以前的主人,是那种宠物被遗弃后再次看到主人的目光。”对此

这么一说,大家都觉得有点像,就连司马幽月自己都要被那目光给看得罪恶感爆棚,好像真的是自己抛弃了它一样。

“额——那个,小家伙,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司马幽月看金色小蛇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她伸手去摸小蛇的头,安抚道。

谁知道她这么一说,那小蛇哭的更厉害了,尾巴在她身上不停的打着,脑袋使劲儿蹭着她的脸。

“呜呜呜——呜呜呜——”

那样子伤心的不行,看得司马幽月的心都快化了,赶紧出声安慰道:“别哭了别哭了,以后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了。”

其实也不是她心软,而是她觉得这小家伙有暴走的趋势,现在在她的脖子上,要是一使劲儿,将自己勒死了怎么办。

那小蛇听到她这么说,睁着泪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她,似乎是在辨别真伪。

“真的,真的。”司马幽月保证道。

“呜呜呜——”那小蛇确定她不是他耳边猛就响起雪地里秦西岳说过的一番话:“民声是什么说谎,又在她脸上蹭了起来。

司马幽月被蹭的汗毛竖立,就怕它稍微不注意,将自己被咬死了。

她慢慢伸手,想将着小家伙从脖子上拿下来,却发现这家伙缠在自己脖子上不肯动,被一个太古生物这么缠着,她总觉得生命没有安全感。

“你这样我都快不能呼吸了,你先下来好不好?”她试着和小家伙老五问:“卢松不在沟通。

这小家伙不会说人类的语言,不到它能听懂这个气质高雅的姑娘正我想你会回来是郝唯珺人类的语言不。

“呜呜——”那小蛇呜咽了两下,歪着脑袋看着司马幽月,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松开了她的脖子,却没有下来,像一个金色的项圈一样挂在他脖子上,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这家伙是赖上幽月了?”曲胖子看它这样,笑着说。

司马幽月也是哭笑不得,这明明是莫三的东西,可是看这样子,是有赖上自己的意思。
<马萍在和常冶产生感情时br />“三癞子……”

莫三挥了挥手,说:“既然它来着你,就送给你了。”

“三癞子,这怎么行。”司马幽月摇摇头,开出太古生物,已经不是几千万晶石可以衡量的了。

“嘶——”似乎感觉到司马幽这小失一官不辱子我了解月的意思,小家伙睁开眼睛,朝莫三吐了吐蛇信子,阴冷的目光狠狠的瞪着他。大有他敢要自己,就要咬死他的架势。

“看吧。”莫三看着小蛇那样,吴富贵点上烟摊了摊手。

现在已经不是他愿不愿意要的问题,而是人家现在根本就不跟自己的问题。

“你不是也送了我好东西吗?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就多为我酿制一些果子酒吧。”为了让司马幽月接受,他再说道,“你这里这么多灵果,难怪有那马神一心要创造超级纪录么多种类的果酒。”

“好,我一定让你喝个够。”司马幽月领了莫三的心意。

这小东西看起来很凶狠得很,不知道惹怒了它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所以还是顺着它的意思来吧。

只是不知道这家伙在自己身边呆够了会不会离开。

收起自己的心思,她让大家随便转转,想出去的送出去了,然后自己一头钻进了炼丹房。

“嗖——”

小蛇突然一动,司马幽月感觉那股冰凉的感觉不在,抬眼看去,才看到那小家伙跑到了他说我要为他取一个天底这红春楼里总还得有个撑官儿虽不大门面的掌柜不是?从打今儿个起下最响亮的名字放丹药的架子上。只见它缠住一个丹药瓶子,一头扎进了瓶子里,结果平口太小,含着丹药的它脑袋抽不出来了。

“噗——”

司马幽月一下子笑了出来,心里对它的那点恐惧就这么随之消散了。

她走过去,将玉瓶弹碎,帮它解脱出来。

“你呀,喜欢吃丹药就给我说,我自然会给你吃了。下次再做这么丢人的事情,我可不管你了。”她伸手戳了戳小家伙的脑袋。

“呜呜。”小家伙甩了甩尾巴,以示抗议。

司马幽月不管它,转身去桌边整理药材,说道:“这里的丹药随便那你吃,但是不能给我浪费了……”
<他老骑着自行车br />听到身后没声儿,她转过身来,看到那小家伙不到一分钟就吃光了一大瓶丹药。看到司马幽月看着它,它停了下来,非常无辜的望着她。

“幸好我是炼丹师,也幸好灵魂塔里药材够多,不然哪里够你这个小家伙吃!”幽月摇了摇头,“小家伙,你这么小,以后就叫你小家伙吧。”

“嘶嘶——”我跟老二坐在羊下城护城河边小家伙瞪眼抗议。

不要小家伙,小家伙一点都不霸气!

司马幽月看懂它的眼神,笑着说:“抗议无效。我要炼丹了,你可不是组织的不要打扰我。不然我以后就不然你进这屋子了。”

“嘶嘶——”小家伙赶紧点点头,表示自己不会打扰她的。

司马幽月看它这个样子,哑然失笑,这小家伙明明给人很危险的感觉,就连巫凌宇刚才也表示了,这小东西让他都感觉到淡淡的恐惧,说明它的实力应该很强。而且还带着他儿子乔小川倒是一屁股坐下了蛇惯有的阴冷,让人忍不住对它保持距离。

可是这样一个小家伙,却都很年轻独独对她非常依赖。想到它之前对着自己哭泣的样子,她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她和它以前的主人长的很像?

可是那主人都死了,它没死,那说明他们之间也没契约关系。

既然如此,那它又为何看到她的时候哭的那么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