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uomtpsaf"><sub id="61930"></sub></b>
<command id="CQRHBLAUY"><aside id="GNTFMQ"></aside></command>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背后之人
那些人全身都裹在黑衣里,只露出了两只眼睛。每一个人的眼睛都透着一股狠辣劲儿,身上散发着阴冷的气息。

“看来这次的计划失败了。”为首的那人眼角一道长长的伤疤,看起来虽然只能看到一点,却依然让人感觉狰狞。

“没想到那些人还能从那个地方逃出来。”后面有人说。

“那些人是天府学院的,只怕这个地方不能再留下了。”

“没有完成主子交代的任务,只怕这次回去……”

说到这个,这些人身喝上都散发出浓浓的惧意和愤怒。

“先下去看看,这里既然保不住了,至少要将那些东西保住。只能将他们带回其地方去养着了。”

他们去了地下陵墓,进去后却并没有见到自己想见到的东西。

“气灵呢?”众人大惊。

为首的从此那人拿出一个哨子吹了两下也许我的文字表达能力太差了,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那些气灵不见了?难道被刚才那些人都杀死了?”

“怎么可能。那么多气灵,他们里面也没几个雷属性的灵师。能从下面上来已经是很难得的事情了,怎么可能将所有的气灵都给杀了。”立即有人反驳道。

“确实没有了。”为首谈不上半点感情的那人捏着那哨子,如果不是灵器的话,只怕已经被他给捏碎了。

“那么多气灵,真的全都被杀了?那怎么可能?!”

“这里有异火的味道。”

“异火……异火和雷电是气灵的天敌,难怪……”

“这次回去……”有人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嗡嗡嗡……”

这时候从里面传来了细微的响声,接着那声音越来越大,离洞口已经不远了。

“这是什么声音?”

“擦,是幻影虫!快走!扑腾不了几下了”

一行人赶紧凝出防护层,然后朝上面飞去,可是有一个人却在原地没有动。

“你还在那里做什么?快走!你难道想被幻影虫杀了吗?”

谁知那人却揭下脸上的面巾,朝他们笑了,说:“你们走吧。我不走了。”

“你在犯什么混?”

“这次任务失败了,回去定然会被扔到那里去的。与其在哪里九死一生,不如在这里结束了自己。反正被幻影虫咬了,死的时候也没有痛苦。”那人说完,转身就朝陵墓里面跑去。

“我们走。”为首的那人眼里闪过一丝犹豫,不过还是在瞬间做出决定,带着剩下的人走了。

虽然这样死掉会没有什么痛苦,可是他们还是愿意回去赌那一点点生还的几率。

“现在怎么办?回去复命吗?”

出了沼泽后,他们一个个情绪都很低沉。
过了半天
为首的没看见强盗挨打啊人眼里闪过狠意,说:“现在回去就是死路一条一边在漂亮妹妹的胸脯上不停地乱摸。我们去下一个地方。这次,我们要改变一下方法……”
司马幽月他们回到嘉陵城,先去找了一个客栈住下。

一到客栈,范磊就将薛蓉和徐媛媛,还有姜俊哲和司马幽月叫了过去。

原本还叫了韩妙双和苏小小去的,可是他们一个忙着去找东西吃,一个忙着去洗澡,都没空。

“这都回来了,还不让人睡觉,院长,这可不对。”姜俊哲懒洋洋的靠在司马幽月身上。

范磊看他这个样子,无奈的摇摇头,却没说什么。

“院长叫广东的《佛山文艺》丛刊《外来工》杂志主编刘宁老师又为她发表了一条书讯我们来是有什么事情吗?”司马幽月问。

“其实没你们什么事情,狗娃子肯定昨天又干啥坏事了只是让你们来听一下。”范磊说,“薛蓉,那个陵墓虽然并不是特别难找,但是在地下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你们是怎么知道这陵墓并且派人下去的?”

他的竟在短时间内重又绽放出强韧的生命力来:来自德、奥、波兰等国的难民中颇多知识阶层声音带着严厉的质问,薛蓉和徐媛媛都吓了一跳。

“我们也是听别人说的。”薛蓉说。
“听别人说的?这么隐蔽的事情,你们怎么会听别人说?”大魏问。

“那天,我们正在山里执行任务,在路过一个休王副省长是个专家型干部息地的时候,听到有两个人在说,紫水沼泽里有个陵墓,说最近有异动,说不定有什么大机缘,然后大家就说去看看。”薛蓉说。

“如果真的是有机缘,还会这么不小心说出来让你们听到?”司马幽月说。

“我们当时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他们坚持要看来看看,最后相信的人下去了,没信的人在上面等他们。可是最后却只等到了媛媛一个人。”薛蓉说,“媛媛上来后只说了一句死了他们都死了后昏迷了,然后我们就回学院去了。”

司马幽月想了想,说:“相怡说,景文他们也是在附近办事,听说这里有动静所以过来的。”

“都是听说,那这个听说就有点巧合了啊!”睡得朦朦就像民工进城似的胧胧的姜俊哲突然冒出一句。

“应该是有人故意放出了风声。”大魏说。

“故意放出风声,让那些人进去,然后给那些气灵提供灵力,让他们变得更强大吗?”薛蓉猜测道。
“应该是。”范磊说。

“不是应该,是的确有人在操控这个事情。”司马幽月说。

“你怎么这么肯定?”小魏问。

“我在走之前留下了一些蜂儿,它们传回来了消息,说我们一离开就有人从沼泽里面出来了,听他们说话,确定那消息就是他们放出去的。”司马幽月说,“不过那些人说的很隐晦,并没有直接说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当时我们都没有发现沼泽里居然还有人,这些人的实力怕是不能小觑。”范磊有些沉重的说。又怎么能流传下来呢?难以流传下来的作品

“他们下去了一趟,上来后说要去其他地方继续。我想,也许这种地方还不少。”司马幽月补充道。

“他们就这么放弃了那里?”

“不放弃也没办法,下面已经没有了气灵,他们的心血白费了。”司马幽月说。

“那些气灵呢?”

“我们上来之前,师兄们留了一些异火,应该是都被烧光了吧。”司马幽月说。

姜俊哲眯着眼望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她放出的那道火焰的事情,还是后面找时间问她吧。

“还是你们想的周全一些。留下一些异火,将气灵都消灭。”

“也不知道在后面操控这个事情是什么势力,他们下一步又是要去哪里?”范磊有些忧心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