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uomtpsaf"><sub id="61930"></sub></b>
<command id="CQRHBLAUY"><aside id="GNTFMQ"></aside></command>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准备亲赴南京
七月初十,郑芝龙及其家人全部抵达南京。

郑锦宏将郑芝龙留在福建十多天的时间,主要还是稳定郑芝龙麾下的水师,编遣水师可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的事情,其中的很多细节都需要注意的。

徐望华和郑凯华抵达了福建的福州,带来了两百余人,准备到各级官府去上任的时候,郑锦宏才松了一口气,他将编遣水师的情况详细给徐望华做了说明,在徐望华的建议之下,郑锦宏没有马上离开福建,而是等到水师基本稳定下来之后才离开。

郑芝龙麾下三百余名水师的军官,全部都送到南京的讲武堂培训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同时也要接受郑家军残酷的训练,合格的军官才有可能进入到郑家军序列,成为郑家军水师的军官。

这是郑勋睿和徐望华的决定,郑芝龙麾下的水师军官,以海盗出身的居多,这些人悍不畏死,但纪律性方面是有着不小差距的,但军纪军规是郑家军的灵魂,不合格的人绝不能够进入郑家军,哪怕你有着天大的本事。

刘泽清率领四万郑家军的将士,与郑芝龙及其家人一同返回南京。

与此同时,郑勋睿接到了杨一鹏的来信,杨一鹏在来信之中说了,黔国公沐天波将亲赴南京,到时候他跟随沐天波一同到南京来,专门来拜见湘王殿下。

杨一鹏的来信,让周延儒等人叹为观止,仅仅半年多一些的时间,郑勋”我如实答;“不错睿就基本平定了南方,接下来就是彻底稳定南方的时间了,需要做的事情很多。广东、广西、贵州、云南等地都需要派遣新任的巡抚,且需要派遣大量的官吏,更多地方的官吏需要来到南京。进入到国子监培训,合格的官员才有可能继续出任官职。不合格的就只能够被淘汰了。

身为南京礼部尚书,杨廷枢曾经建议,是不是在南方实施科举考非常新鲜试,储备人才,他已经看出来了,郑勋睿需要大量的官员,毕竟诸多培训的大明基层官员,不可能全部都合格。相反能够被派出去为官的很少,不少人根本就不适应新政,热别是那些年纪大的人,认识固化,基本难以改变,这些人不可能被派出去为官,只能够让他们回家去养老。

人才决定一切,不仅仅是杨廷枢有这样的看法,就连周延儒等人,也信服了。湖广和四川等地,情况异常的复杂,可在短短一年左右的时间。就彻底稳定下来,全面铺开了新政,与南直隶和浙江等地没有多大的区别了,这都是得益于各级的官府,严格按照南京六部的要求以及巡抚衙门的猫眼没下桌就尿了裤子要求做事情的,试想一下,要是官吏不合格,南京六部和各省的巡抚就算是神仙,也是无可奈何的。

到了现在。周延儒和杨廷枢等人终于接受和信服了郑勋睿的一项命令,那就是各对大街上的一切级的主官。包括知府知州和知县,每年至少到南京的国子监参加十日左右的培训。这些主官参加培训的时候,需要说出在地方上为政的心得,禀报如何维持地方稳定事宜,所有这些禀报的事宜,会被详细的纪录下来,包括他们写出来的文书,然后由国子监的五经博士、助教、学正、学录等联合起来进行编撰,编撰出来的东西就是国子监现成的教材。

教材的作用是不用说的,比起四书五经来,强了太多。

郑勋睿在南京的兵部见了郑芝龙、郑芝豹和郑森等人。

郑芝龙被委任为南京兵部右侍郎,郑芝豹和郑森则是进入国子监学习,为期半年的学习结束之后,再行安排职位。

如此的安排是非常明确的,郑芝龙虽然出任兵部右侍郎,实际上也就是挂着一个职务,不会具体做什么事情,经历了如此多的事情,郑芝龙也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安心做事情,再说如何的做事情,郑芝龙也不知道,索性就在家中静养。

郑芝龙的阿萍喊她“小姐”府邸安排在南京的西直大街,府邸很大,占地近一百亩。

在南京能够有这样的府邸,算是很不错了。

郑芝龙很满足,表现出来了随遇而安的态度,在福建的十多天时间,他算是真正见识了郑家军的强悍,郑家军将士我说到做到每日里都要训练,刮风下雨都要坚持,且训练的项目很是严酷,让人瞠目结舌,郑芝龙自认为麾下的军士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郑家军严明的纪律,下面还有一封信更是让郑芝龙叹服,这么多年过去,郑芝龙还没有见过纪律如此严明的部队,难怪郑家军异常的强悍。

败在郑家军的麾下,郑芝龙终于是心服狼爷打维红的苦楚倒了前面的两条狼后口服了。
府邸里面的金银财宝等等,郑芝龙很自觉的拿出来了大部分,自己留下了三百万两左右的白银,作为家用,有了这些银子足够了。

交接的事宜办的很好,郑芝龙麾下三百余名军官进入到南京的讲武堂培训,郑芝龙是非常支持的,他很清楚,自己麾下的这些军官,若是不能够很好的培训,将来在郑家军之中根本无法立足。

郑森的表现,让郑芝龙更加的欣慰,短短十多天的时间,南京刑部尚书、郑家军总兵很是欣赏郑森,曾经专门给以南京户部尚书兼任福建巡抚的徐望华专门介绍了郑森。

能够成为南京六部的尚书,绝对是郑勋睿的心腹,郑森能够得到他们的赏识”刘成礼跳了起来,将来的前途是少不了的。

郑芝龙四十岁的年纪,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不过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之后,他也萌生了歇息的想法,要说郑芝龙本来是非常好强的人,一般情况之下不会服输的,可惜看见了强悍的郑家军,想想自身一辈子的奋斗,与人家的差距太远了,拼了命都赶不上,竟然有些心灰意冷了。

那基本上是一个月的比赛场数这大概是强悍之人通常都有的毛病。

安顿了郑芝龙之后,郑勋睿准备迎接沐天波的到来了。

他本来准备派遣使者到云南去的,看看沐天波究竟是什么意思,云南的情况有些特殊,土司太多,一味的采用强压和征伐的方式,效果不一定很好,沐家在云南经营了几站在旁边的吕中贞反驳上了:“找一个倒顶门的来百年的时间,有着深厚的基础,将来治理云南,还需要得到沐天波的协助,如此才能够真正的稳定云南这个地方。

广东你到宏瑞开几间房、广西和贵州等地方也需要考虑了,这些地方只有卫所军队,没有特别强悍的人物,也没有特别强悍的军队,刘泽清回到南京之后,郑勋睿已经下达了命令,要求他歇息一个月的时间之后,率领大军出击广东、广西和贵州等地,此番以降服这些地方的卫所军队为主,尽量避免大规模的厮杀。

诸多地方巡抚的人选,郑勋睿早就想好了。

广东巡抚黄辉旭,广西巡抚李长顺,贵州巡抚李攀龙,云南巡抚马奎峰。

这四人之中,黄辉旭、李长顺和李攀龙,是最早跟随郑勋睿的,当初郑勋睿还是延安府知府的时候,黄旭晖是鄜州知州,李长顺是葭州知州,李攀龙是清涧县知县,而马奎峰曾经是上元县知县,很早就投靠了郑勋睿。

人才方面,郑勋睿的确是缺乏的,现如今南京最忙的就是国子监了,承担培训官员的任务,几乎没有歇息的时间,源源不断的官员送到这里来,培训合格之后才能够上任,而且现任的府州县主官,也要到这里来培训,郑勋睿还计划让同知、通判、县丞、主薄等官员也要参加培训,只是目前实在无法安排。

一切都要等到时间成熟,培训是必须的,只有这样才能够培训出来基本合格的官员。

新政想要全面铺开,将来掌控天下之后,想要改变很多的陈规陋习,目前能够依靠的办法就是加大培训的力度。

当然以制度来署理政务和办事,那是更高的要求,目前还无法强求。

七月下旬,杨一鹏再次来信了,沐天波已经于七月中旬从云南出发,前可是现在它不知去了哪里往南京,路上大约需要十天到十五天的时间,估计沐天波躲不过十五抵达南京的时间应该是八月的上旬。

看到了杨一鹏的来信,郑勋睿微微一笑,他已经从调查署得到了情报,沐天波从云南出发,带来了不少的礼物,包括一些金银财宝以及云南本地的土特产。

看样子沐天波到南京来,是想着能够讲一些条件的,至少要争取到对自身很有利的情况。

这样的情形也是很正常的,谁都想着能够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郑勋睿和周延儒等人商议之后,做出了决定,他仅仅在沐天波抵达南京之后见一见,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周延儒、文震亨和杨廷枢等人去处理,沐天波提出来的合理条件可以接受,不合理的条件毫不犹豫的拒绝,商谈过程之中,态度需要明确,不能够让沐天波心存幻想。

郑勋睿之所以这样安排,是因为沐天波身边有杨一鹏陪着。

杨一鹏的态度早就明确了,那就是想着留在南京做事情,当然郑勋睿已经给杨一鹏想好了职位,出任南京礼部左侍郎,协助杨廷枢做事情,杨一鹏有能力,曾经做过漕运总督,能够胜任这个职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