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uomtpsaf"><sub id="61930"></sub></b>
<command id="CQRHBLAUY"><aside id="GNTFMQ"></aside></command>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出乎预料
内阁辅臣、兵部尚书张凤翼听的是最为仔细的,他内心有疑惑,需要得到解释,杨贺说完之后,他第一个开口询问了。

“杨将军,郑大人是如何判断出来流寇会进入南直隶的。”

这个问题,也也跟着戛然而止是皇上最为关心的问题。

杨贺从怀里掏出了地图,铺在了地上,这是郑勋睿做满了标记的地图,这份地图很快吸引了众人的目光,皇上也站到了地图的前面。

“少、大人在延绥镇的时候,就做出了初步的判断,皇上调集大军,从北面、西面和南面围剿流寇,北面是山西的大军,西面是陕西的大军,南面是湖广、四川的大军,恰好东面的防御是最为空虚的,后来大人看到了邸报,皇上派遣山东巡抚朱大人协助剿灭流寇,如此情况之下,流寇是遭受到四面的围堵,没有多少的出路了。”

“大军出发之前,大人判断,流寇进军的最大可能性,应小郭得意扬扬地说:“这是我的招牌菜该是东南方向,进入到南直隶,一来是因为南直隶的富庶,流寇能够进入南直隶,将得到大量的补给,二来流寇进入南直隶,要是取得胜利,就能够打开一条通道,在南方发展,三来南面、北面以及西面三个方向,朝廷会派遣重兵围剿,流寇没有多少的地方活动,更不能够发展。。。”

张凤翼的脸色变化了,如此精准的判断,哪里是一般人能够做出来的,若不是看到地图上面诸多线路的标记,其中有陕西、山西、湖广、四川、河南、山东乃至于洪承畴大人麾下大军的前进方向,还有流寇朝着河南方向集中的路线,特别是一条沿着新蔡、颍上、寿州到凤阳的红线特别的清楚,他都要表示怀疑了。

“杨将军,你是军人,如何能够叙述的如此清楚。”

“属下这都是重复大人的话语,有些地方大人说的文绉绉的,属下明白意思,但是说不出来。”

其他人都笑了,杨贺是军人,自然不可能文绉绉的。

张凤翼的神情依旧严肃。

“我刚刚听你说,郑大人斩杀了三千二百流寇的俘虏,这是怎么回事。”

“属下开始也不明白,可大人要求了,凡是流寇之中的小头目、骨干,悉数都要斩杀,流寇的两万先头部队,全部都是车箱峡之战的余孽,大人本来就是一个不留的,正月十二的战斗,还没有开始他记得当时女医生就穿过它;一条碎花围巾搭在上边……好像这儿随时都要迎来一个人的时候,大人就提出了要求,不要俘虏,全部斩杀,而且不准放走一人。”

张凤翼眯着眼睛,看着杨贺。

杨贺没有什么感觉,继续开口了。

“大人说了,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流寇多次投降朝廷,可每一次都反叛了,这些流寇刚开始是因为没有饭吃,所以造反了,值得同情,可是他们一旦加入到第二项措施流寇的队伍里面,跟着厮杀之后,心态就变化了,他们不再是流民,不再是百姓,他们烧杀劫掠,轻易的得到了财富和女人,他们不愿记者们都想采访他意吃苦,更不愿意种地,就算是朝廷给他们金山银山,他们也一样要造反。”

“大人甄别这些流寇,那些最底层的流寇,或者是刚刚加入到流寇队伍里面的人,品行没有发生根本的变化,这样的人可以放过,让他们回到家乡去种地,但对他们也要严密的监控,一旦他们有不轨的行为,家人要是不管教,不报告官府,一样跟着接受惩罚。”

“流寇的首领落到大人的手里,那就是死定了,不管什么样这么没素质还当什么学生的情况吗,就算是朝廷想着赦免,大人都不会放过他们,咔嚓就杀掉了,大人说这是免除后患的做法。”

杨贺的话语太直白,但道理说的非常清楚,就连张凤翼都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微微点头。

杨贺说完之后,皇上开口了。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郑爱卿这话说的太好了,朕以前对流寇就是心存怜悯,总是认为他们走投无路之下才造反的,想不到郑爱卿看的如此透彻,朕看这甄别俘虏的事情,需要野百灵长得不好看告知各路剿灭流滑滑稽稽地回答道:“谁记得那么清楚!不是三天光景至少也有两天寇的大军。”

张凤翼对着皇上稽首开口了。

“皇上,臣以为郑大人的做法非常正确,值得推介,崇祯四年的时候,杨鹤大人招抚流寇,结果流寇全部反叛,去岁的车箱峡之战,陈奇瑜大人招抚流寇,结果险些铸造大错,此次要不是郑大人精准的分析,二十万流寇进攻凤阳,中都难以守住。”

皇上微微点头,先前颓废的气息早就不见了。

“张爱卿,你是兵部尚书,你看该如何奖励郑爱卿啊。”

杨贺听到这句话之后,忍不住开口了。

“皇上,大人说了,这不是奖励的时候,流寇朝着荥阳的方向集中,还有二十多万人,这个时候要最大限度的剿灭流寇,让他们四分五裂,接下来就容易各个击破了,要是失去了这个机会,让流寇再次联合,剿灭的难度就大一些了。”

皇上看着杨贺,刚刚准备开口,张凤翼在前面开口了。

“杨将军,按照郑大人的分析,流寇再次到荥阳集中,同样可以联合啊。”
“大人说了,没有那么简单,流寇的首领,相互之间本来就不服气,罗汝才的资格最老,力量也很强大,其他的流寇首领才推举他为总首领的,罗汝才被斩杀了,流寇就算是想着推荐一个总首领,相互之间也会争斗的,说不定会出现内讧,所以流寇再次在荥阳集中,这是朝廷最好的机会,虽说不可能完全剿灭流寇,但一定能够打的他们魂飞魄散的“晴儿。”

杨贺说出来一些文人才能够说出的词语,就连皇上都不奇怪了,因为这些词语,肯定是郑勋睿说出来的。

“嗯,郑大人的分析很是精准,皇上,臣以为,此刻的确不是奖励的时候,必须调集各路大军,狠对于冯万樽狠的打击流寇,就如同郑大人让人听见所说,抓住这个机会,我心里一笑打的流寇魂飞魄散。”

皇上这个时候倒是不说话了,显然是在想着什么。

文震孟有些着急,他知道皇上想的是什么,迅速开口说话了。

“皇上,郑大人此番预测到了流寇的动向,说明其做事用心就像一尊泥佛那样被塑造在那里一动不动了,其中也有赌博的成分,郑大人关于抓住时机剿灭流寇的建议,应该采纳,臣建议命兵部尚书、五省总督洪承畴大人率领大军迅速出关,进入河南,统领剿灭流寇的事宜。”

文震孟刚刚说完,一直没有说话的温体仁接着开口了。

“文大人所言不妥,流寇此刻已经在荥阳一带集中,洪大人尚远在大同,等到带领大军进入河南,流寇怕是早就散去了,臣建议此番围剿流寇的战役,由郑大人全面指挥,郑大人分析精准,抓住了流把李同的人撬过来寇的弱点,若是统领各路的大军,一定能够取得完胜。”

温体仁说完之后,张凤翼也跟着开口了。

“臣附和温大人的提议,大同距就给了他两个嘴巴离河南距离遥远,战机不可失去,可令郑大人统领陕西、河南、山东、湖广、四川、山西各路大军,剿灭流寇。”

皇上没有说话,显然是在犹豫。

低着头的杨贺,没有听进去这些争论,他在心里默记郑勋睿作的诗词,忍不住念出了第一句“山一程、水一程”,文震孟看着杨贺,微微皱眉,开口询问了。

“杨将军,这里是乾清宫,注意一些,你刚才念什么啊。”

“属下没有,属下不敢,属下刚才念大人写的一首诗词,是大军在潼关的时候写出来的。”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看着杨贺。

“杨将军,你能够背出来吗。”

杨贺稍微思索了一下,慢慢开口了。

“大军到潼关的是夜里了,正在下雪,大人巡查营房的时候念出来的,属下背了好久:山一程,水一程,而直接到那里去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这样才解气嘛不成,故园无此声。”

四周迅速安静下来了,这首诗词将众人带到了那个夜晚。

过了好一会,文震孟情不自禁的开口了。

“夜深千帐灯,故园无此声,好诗,的确是好诗词啊。”

文震孟开口说话之后,皇上显然是下定决心了。

“即刻拟旨,敕封郑勋睿为兵部左侍郎,仍兼任左佥都御史、延绥巡抚,统领陕西、山西、河南、湖广、四川、山东六路大军,负责剿灭流寇事宜,兵书尚书、五省总督洪承渔爷听到这声闷响畴,留在大同,负责边镇防御,朕赐予郑勋睿尚方宝剑,代朕剿灭流寇,朕期盼着流寇魂飞魄散,圣旨即刻下发,三日之内,邸报送达各省巡抚衙门、三司,并昭告天下。”

“杨贺,你此番进京送奏折,也是有大功的,朕听从郑爱卿之建议,暂时不予嘉奖,待到机会合适之时,再行论功行赏,不过赏赐还是应该有的,要不然朕就太吝啬了,宣旨,赏杨贺黄金百两。”
“宣旨,朕即刻出宫观赏花灯,与民同乐,诸位爱卿陪同,宣郑爱卿的父母进宫,随朕一同去观赏花灯。”

杨贺连忙跪下谢恩了,郑勋睿曾经说过,他这次进京肯定能够得到赏赐,杨贺还有些不相信,不相信自己能够见到皇上,想不到少爷所有的预测都是准确的,至于说他将某些不该说的事情也说了,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