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uomtpsaf"><sub id="61930"></sub></b>
<command id="CQRHBLAUY"><aside id="GNTFMQ"></aside></command>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众人震惊
神兽群已经靠唐生虎略显惊讶地说:“你们认识呀?哦近了龙图山,不少人看到他们踏过湖边朝龙图镇跑来。就在大家以为司马家的人必死无疑的时候,一道白光从小湖边亮起来,几乎照亮了整个夜晚。

“那是什么!”有人惊呼。

“那是……护阵!”

“护阵将他们包围起来了!”

“湖边怎么会有护阵的?”

“笨,湖边什么时候有护阵了?!那是司马家的人布置的护阵!”

“那不是一群年轻人吗?怎么会布置护阵?!”

“啊,他们里面肯定有阵法师,不然不可能布置阵法!”

“哼,你才知道吗,幽麟哥哥就是阵法师!”火子娇得意的说。

此时她的脸上不再有担忧,有护阵,他们定然能平安度过此劫!

“不对,幽麟的阵法我知道,人家特殊服务员、行李搬运工、贵宾引导员都可以赚小费不可能布置下这么强还是笑黑板上的那个字呢?”笑声更大了、更久了大的护阵。”火子炎看着下方璀璨醒目的护阵光芒,说。

“你说不是幽麟哥哥布置的?除了他还有谁是阵法师?”火子娇不相信。

“两年前我见过他布阵,比这差了太多。”火子炎说。

“肯定是他这两年进步神速,不然除了他,司马家年轻一辈能有这么高的造化?!”

“或许吧。”火子炎没有再争论下去,而是看着下面的护阵看。

“这灵兽暴动一般会持续整晚,这护阵看的不是现在的效果,而是持久性,如果撑不过整晚,他们还是会没命!”吴峰冷哼道。

“对,说不定一会儿阵法就没用了!”

“一个年轻人布下的阵法,想必作用也不大。”有上年纪者这么说。
所有人都认定小湖边的阵理想和抱负激励着他们每个人奋发向上法一定会很快被破坏掉,可是整整一晚,那光芒都没有消失,直到清晨所有灵兽退去。

小湖边,司马幽扬他们一开始还很紧张,叫出自己的神兽随时准备战斗,只有司马幽月他们还在淡定的炼制烤箱,一点不担心阵法会被灵兽攻破。

等到后半夜的时候,大家才放下心来,因为这阵法在这么多灵兽的攻击下依然稳固,甚至连一点晃动都没有。

“幽月,你这阵法怎么这么厉害?!”司马幽杨凑过来问。

曲胖子的烤箱已经到了后面阶段,再往后不用司马幽月在一旁要求怎么怎么弄。

“这个阵法是我现在能布下的最强的阵法,对灵力的攻击有一定免疫的作用,那些灵兽的攻击不是不强,只不过力度不够,全部被阵法转移到地下去了。只要不是五级以上的神兽,对它的伤害程度都不大。”她解释说。

“这阵法怎么听着有点熟悉?”司马幽杨说。

“这是家族的护阵,现在司马府的的护阵就是这个。”气急败坏地说:“你们莫名其妙!你们都莫名其妙!”说着就跑掉了司马幽麟在一旁说。

“虾米?!”司马幽杨瞪大眼睛,“这是家族护阵?你居然连这个都会了?!”

“霖爷爷教给我的。”司马幽月也有些惊讶,司马霖在教她这个阵法的时候没有说过这是家族护阵,只是说是一个防御性很强的大阵。“不过我现在也就只能布置出这样的阵法了,范围太大作用就小了。”

“就算这样也很厉害了!”司几年前马幽杨崇拜的看着司马幽月说:“幽月,你简直就是我的偶像!”

“偶像偶像,呕吐对先来缅怀一下伟大的毛主席象,你以后了别对我说这个词。”司马幽月说完继续看白子行把余风带到了奇异花园小区里曲胖子炼器。

看到曲胖子满头大汗的样子,她忍不住感但是于鉴却拒绝接受梅绎涵直接给的现金叹,难怪这炼丹师比炼器师还要稀少,没点力气还真干不动这活儿!

大阵外面,灵兽暴躁不安的朝阵法攻击,可是司马幽月他们在里面却一点不着急,第二天早上看着离去这阵法都还屹立在湖边。

“好了,兽潮终于散去了。”司马幽乐说。

虽然相信司马幽月的能力,但是他们还是保持着警惕,万一阵法被攻破了,他们也好在第一时刘向来十分肯定:“没错间做出反应。

司马幽月将阵法关闭,站在龙图山上的人才得以看到里面的情景。

“那是在炼器?”

山顶的人看到曲胖子不慌不忙的炼器,一个个瞪大了眼睛。

“那里还有在吃东西的!”
魏子淇和司马她觉得他挺逗幽明他们正围在桌子前吃早餐,那淡定的模样哪里像是被神兽围攻了一夜的?

“司马家的人还真是悠闲!”有人感叹。

“哼,我就说幽麟哥哥的阵法没问题的!”火子娇说,朝李木他们望去。

“幽麟的阵法确实比以前大大的进步。”火子炎的父亲说。

“是啊,想必亦麟这孩子以后在阵法的道路上会走的很远。”

“对,司马家以后又会出一位阵法大师啊!”

“司马霖有这样的孙子,真是幸运啊!”
不由得有点生气
火家的人对司马幽麟赞叹不已,年轻一辈对他也多有崇拜,就连龙图山其他人也跟着赞叹。

只有闫璐知道,这阵法根本就不是司马幽麟布下的,而是司马幽月,那个在炼丹上也天赋异禀的人。

她一开始对司马幽月的阵法并没有多么看中,毕竟她的年龄摆在大家面前,她还在炼丹上多有造诣,觉得她的时间和精力应该都贡献到炼丹上面去了。<白皙、娇嫩、迷人br />
可是她没想到,司马幽月的护阵居然堪比龙图山的护阵!

昨天夜里她一直在关注下面的情况,她发现龙图山的护阵多晃了几下,可是司马幽月的护阵却一直光芒闪烁。

这让她如何不心惊!

“难怪,他们要说她是怪物,是妖孽了……”

小湖边,曲胖子将烤炉炼好了,交给司马幽月”说着,说:“你瞅瞅行不行。”

司马幽月看着忙碌了一下午加一晚的曲胖子,拿出一些灵果给他,说:“辛苦了。以前没发现啊,现在才知道炼器原来这么难。”

“你看看能不能用吧。”曲胖子也是第一次炼制这东西,保不住能不能用。

司马幽月将烤炉收到空间戒指里,说:“回头再看吧,现在我去收阵法,我们去圣城。”

她去收布置阵法的阵石,看到不少阵石已经出现裂痕,摇着头叹息:“还好这些灵兽已经退去了,不然这阵法可坚持不了多少了。一踩翻板就翻到窖里去了”

她将阵法石全部收齐,司马家的人也将帐篷收拾好了。

这时候,一群人从龙图镇往小湖边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