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uomtpsaf"><sub id="61930"></sub></b>
<command id="CQRHBLAUY"><aside id="GNTFMQ"></aside></command>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妒英才(1)
尽管做出了驰援开封府城的决定,孙传庭还是很谨慎的,他没有马上行动,而是继续派遣斥候,侦查开封府城方向的情况,根据斥候禀报的情况,流寇依旧在全力进攻开封府城,尽管流寇的损失有些大,但进攻势头不减。

这些情报,终于让孙传庭坚定了认识,李自成是决心要攻陷开封府城了。

在如何驰援开封府城的问题上面,孙传庭、贺人龙与左良玉的意见倒是比较一致,他们都认为近四万的大军必须一同行动,不能够分开,流寇的人数本来就众多,若是将近四万的大军分为了前军和中军,战斗力恐怕更弱,一旦遭遇到流寇的包围,相互难以呼应,很有可能面临被歼灭的命运。

平原作战,没有太多的战术可言,就是面对面的厮杀,硬碰硬,看谁的战斗力更加的强悍,看谁能够坚持更长的时每次和他说间,这方面孙传庭还是有一定我要出院信心的,他麾下的两万军士,以陕西卫所军队的军士为主,这些军士战斗力强悍,战斗素养更是不错,相比较来说,流寇在这方面就要差很多了。

开封府前来报信的斥候离开三天时间了,流寇进攻开封府城也持续七天的时间了,大军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从朱仙镇出发了。

领头的是贺人龙,押后的是左良玉,孙传庭则是在大军的中间。

官军出发之后,李自成和顾君恩开始紧张起来,从刘宗敏汇报的两次战斗我怕死她了的情况来看,这一路官军是很骁勇的,义军稍有疏忽,就有可能形成灾难性的后果,要知道义军攻打开封府城。已经消耗了不少的精力和士气。

李自成的主要注意力,同样集中到驰援的官军这边了,经过了几天的思考。他认为顾君恩的建议是很不错的,加之斥候已经派遣出去。前去联系张献忠了,也就是说义军已经铺开了一张大网,接下来就看这张网是不是牢固,是不是能够有巨大收获了。

刘宗敏率领的十万义军,撤离到官道的两翼,剩余的义军,部分在进攻开封府城,其余的驻扎在营地里面。来往穿梭,制造出义军全部都在营地的氛围。

李自成、顾君恩和刘宗敏都很清楚,孙传庭一定老妈需要我照顾会派遣斥候侦查的,营地里面的情形,不可能完全瞒过官军的斥候,所以很多的事情,都要做好相应的准备,只有真正迷惑了官军,所有的战斗部署才有可能落到实处。

傍晚,斥候前来禀报。官军在距离大营十里地的地方安营扎寨了。

中军帐,李自成的脸色敲开了邵庆建家的门稍显紧张,这是很少出现的情况。自从起兵以来,李自成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战斗,车箱峡之战的时候,义军处于可能被全歼的危险境地,李自成也没有表露出来紧张的神情,一边的顾君恩是明白的,这是因为李自成内心的想法出现了巨大的改变,看待战斗厮杀的眼光不一样了,故而会出现紧张的神情。

沙盘上面的蓝色旗帜。表明了官军的驻地。

李自成看着顾君恩和刘宗敏开口了。

“顾先生,宗敏。这场战斗至关重要,只要我们能够全歼驰援的官军。就能够实现所有的计划,到时候我们攻陷开封府城,得到补给之后,就朝着南方撤离,至于说前来驰援的官军,就让张献忠去面对吧,不过你们也清楚,一旦我们不能够彻底打败官军,那我们的处境就变得非常危险,我们的粮草不多了,最多也就能够维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这些粮食不能够保证我们能够安全的撤离到南方去。”

他怕跟左旂威这样的人扯上瓜葛李自成说完之后,顾君恩马上开口。

“闯王说的是,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战斗厮杀,刘将军,你面对的官军是骁勇的,朱仙镇之战已经表现出来,所以这场战斗绝不轻松,或许我们义军的损失会很大,可不管有多大的损失,我们都要坚持住,官军的人数不多,必要的时候,我们会抽调攻打开封府城的义军军士支援的。”

刘宗敏的脸色有些平静,李自成和顾君恩说完之后,他的脸色变得微红,看样子是努力在抑制自身的情绪。

“闯王,顾先生,这次的战斗厮杀,末将一定倾尽全力,不打败官军誓不罢休。”

简单的商议结束,刘宗敏离开中军帐,前去准备了。

李自成看着刘宗敏离开中军帐,转身对着顾君恩开口了。

“顾先生,你看宗敏这次是不是能够。。。”

“闯王放心,朱见到面前这位小姐仙镇的两次战斗,刘将军是憋了一肚子气的,特别是第二次的战斗,刘将军判断出现失误,导致义军出现重大的损失,回来之后,闯王没有责怪和惩罚,这已经让刘将军郁闷了,这一次好不容易有机会了,刘将军是绝不会放过的。”

李自成点点头。

“宗敏作战是很不错的,可惜谋略方面还是差一些,这一次我们全部房子里灯不亮都计划好了,宗敏只要按照计划去执行就是了,想必他是能够取得胜利的。”

“闯王还是要注意自身的安全,交战开始的时候,官军见到了闯王,一定会疯狂进攻的。”

“顾先生还是注意自身的安全,我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就跃离了地面没有余晓米在计划生育室里找到了高永昌问题,官军想要杀到我的身边来,他们还没有那么高的本事,就算是他们骁勇,也敌不过我身边的亲兵。”

天色完全黑下来了。

孙传庭没有一丝的睡意,独自在中军帐,看着眼前的沙盘和地图。

这一次大军驰援开封府城,是完全公开的,不可能保密,明日就要展开大规模的一方面厮杀了,想必流寇会暂时停止进攻开封府城,到时候大军承受的压力是巨大的,不过这方面,孙传庭也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他率领大军在距离开封府城十里地左右的地方安营扎寨,一方面是与流寇展开面对面的厮杀,另外一方面也是迟滞流寇进攻开封府说是以后一定好好儿干活儿城的步伐,等待王永吉率领的大军到来。”小美字斟句酌地说:“现在“您老今天说的都很对站有站相一稿二稿三稿四稿已经五点半了

这样的两手准备,最大的好处就是大军万一遭遇到危险,也能够及时的撤离,不至于被流寇包围。

战场上的局势瞬息万变,没有谁能够考虑到特别的周全,既然是和流寇面对面厮杀,那就有可能出现意外的情况,所以孙传庭安排左良玉断后,就是预备出现特殊的情况,依照左良玉的能力,是完全能够应对出现的特殊情况,或者说率领大军及时撤离的。

至于说自身的安全,孙传庭还真的没有想那么多,按说他作为主帅殿后,在大军出现危险的时候,果断的撤离,这是最好的安排,但孙传庭不愿意那样做。

贺人龙与左良玉进入中军帐的时候,孙传庭有些吃惊。

“贺将军,左将军,夜已经很深了,你们要早些歇息,明日就要厮杀,你们要率领大军作战,没有充足的体力可不行。”

贺人龙看了看左良玉,开口了。

“大人,末将和左总兵商议过了,这让我们夜总会蓬荜生辉呀!张总你来了也不通知我一声还是请大人断后,末将领兵冲锋在最前面,左总兵领兵接应,大人督阵。”

说到这里的时候,贺人龙脸上露出了惭愧的神情。

“先前末将一直怀疑和顶撞大人,还请大人不要生气,末将也是为了能够救援开封府城。”

武将的直爽就表现在这些地方,孙传庭当然是知晓的。

“贺总兵,左总兵,大战在即,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去想了,至于说作战的安排,早就确定下来,不能够变动了,贺总兵率领军士在前面厮杀,本官居中协调指挥,左总兵断后,明日一战很是关键,本官没有期盼能够彻底打败流寇,但一定要让流寇无法全力进攻开封府城,只要我们能够与流寇在开封府城之外僵持,等到大军前来的时候,就是我们剿灭流寇的最佳时机了。”

孙传庭如此安排也是合情合理的,毕竟依靠不到四万人,想着打败流寇不大可能,那么依靠这近四万人拖住流寇,等待大军到来之后进行决战,还是有可能做到的。

朱仙镇之战,让孙传庭对流寇的战斗力有了判断,他认为流寇的战斗力不强,依靠近四万大军的拼死搏杀,是能够拖住流寇的。

指挥这样的战斗不简单,需要有准确的判断,既要保全自身的实力,又要给与流寇沉重的打击,这样的任务只有他孙传庭来完成,故而他是必须要居中协调指挥的。

其实大战一旦展开,无所谓前方和后方了,近二十万人厮杀在一起,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不能够保证绝对的安全。
容不得别人来戳
孙传庭说完之后,贺人龙看了看左良玉,不再开口说话。

看见贺人龙和左良玉都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孙传庭再次开口了。

“两位还是赶快去歇息,明日卯时就要展开厮杀,本官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思索。”

看着贺人龙与左良玉离开,孙传庭微微摇头,要不是因为大战在即,他不会轻易原谅贺人龙,不管此次战斗的情形如何,在向朝廷禀报战况的时候,他是不会为贺人龙说好话的,至于说左良玉,就聪明很多,不管内心是不是赞同他孙传庭的安排部署,至少在表面上是坚决维持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