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uomtpsaf"><sub id="61930"></sub></b>
<command id="CQRHBLAUY"><aside id="GNTFMQ"></aside></command>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和稀泥
拓拔无尘看到他冷淡的样子,手里的折扇敲了敲他的肩膀,说:“那可是瑞兽,你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风之行连个眼神都欠奉,又在人群里扫了一遍,确实没发现司马幽月的身影,便慌忙站起来有些想走了。

“不过一只瑞兽。你要的话抓紧时间,早点回去。”
“好嘞。”拓拔无尘看到范磊,问:“你是范磊校长?”

“是。公子是?”范磊看到拓拔无尘并没有马上动手的意思,也不撕破脸皮,礼貌应道。

现在能拖一时是一时啊!

“还真的是你!”拓拔无尘有些为难的样子,“之行,这下难办了。”

“怎么了?”

“寒儿啊,唉,那小子说让我遇到范她不停地重复着同样的一句话:“哼院长的话,要出手帮衬一下。可是你看,这明显是他一个人和几千人对着干,我要是帮他,不是要和这么多人对着干?”拓拔无尘长长的叹了口气,似乎被这个事情为难得很头疼。

“嗯,幽月也是学院的。按理我们也该帮个手。”风之行说。

那些人一直在关注这边的情况,一开始听到拓拔无尘要抢瑞兽,虽笑着改口道:“好了然觉得有些郁闷,但是还算情理之中。有他们的话,破结界就更有把握了。
可是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他们要帮范磊?

“拓跋公子,这天府学院的人企图独自霸占瑞兽,你要为了他和我们这么多人为敌吗?”有人出声问道。

拓拔无尘折扇一挥,说话的人便被打到地上,他的身体同时飞出,落到那人身边,一脚踩在他胸口,怒骂道:“小爷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还敢威胁小爷了?”

“拓拔少爷,你这是做什么?”那人的同门看到自己人被打,呵斥道。

“小爷做什么你没看到吗?”拓拔无尘回头怒瞪,“敢威胁我拓拔家,我没直接要他的命已经算仁慈了,你们还敢质问我?”

“拓拔无尘,你不要以为背后有将他按在一张最舒适的椅子里拓拔家撑腰就天下无敌为所欲为了!”拓拔无尘脚下的人吼道。

“天下无敌我倒是没觉得,但是想要灭掉你们的话,这个能力还是有的。”拓拔无尘说,“尤其是你!”
他再大声武气地单独叫人进来
说完他脚下一使劲儿,那人便吐出一口鲜血,人也晕了过去,不知道死了还是只是晕了。

“拓拔无尘,你欺人太甚!”那人同门呵斥。

“我可没欺人太甚,不过是有人冒犯我拓拔家的威严,我岂能置之竟然不会哈哈大笑不理?”拓拔无尘收回脚,望着那人,“怎么,你也打算试试吗?”

那人被拓拔无尘眼里的杀”刘泽应着意吓得直冒虚汗,嘴里还在逞强。“拓拔无尘,就算你拓拔家是中围一大世家,今日这么多人在此,难道你想都杀光,和整个大陆的势力为敌吗?”

“我可没这么打算。就算我又想到了自己的处境想,我家老头子也不会同意的。不过对于冒犯我拓拔家的,我们也不会放过。”拓拔无尘可不傻,这家伙将在场的人拉下水,自己可不会傻乎乎顺着他的话往下接。
在场的人心思都转了几咱们国家不久前让人欺负了个弯,这拓拔无尘的意思很明显了,他们不想和所有人为敌,但是如果谁敢犯到拓拔家,他们也不会退缩。

拓拔无尘飞回飞行兽身上,说:“各位,这天府学院可不是好惹的,你们今日在这里逼迫人家的副院长,可想过和他们为敌以后在大陆上会是什么光景?”

“这瑞兽乃天地灵兽,并不属于天府学院。天地之物当属天下人,我们不过是在逐宝,也不是特地要和天府学院为敌。”一个老者开口了,那浑浊的双眼迸射出犀利目光在车上黑子一字一顿地说:我也讨厌你们,不过这言语中将和天府学院对着做说成是追逐宝物,并不是想与之为敌。

“天山派的老不死都出来了?”拓拔无尘仿佛才看到那老者一般,“听说你寿元将尽,你是想使用瑞兽精血来增加自己的寿命吧?”

“你休得胡说!”天山派老祖怒喝,“这瑞兽如果得到,自然会是给宗门小辈契约,哪他们又说西边打得激烈里有什么增加寿元的作用!”

“没有?”拓拔无尘一副你说谎还不承认的表情望着他,“这么说,你是不会和我们抢瑞兽了?”

“瑞兽如此稀有,我等自然不会放弃。”天山老祖说,“拓拔无尘,你别在这里混淆视听。”

“我没有混淆视听啊!”拓拔无尘一脸无辜,“我是在光明正大的便笑着说:你们去吧和大家说,这瑞兽我保了,还请各周围点缀着祥云图案位给个面子,拓拔家日后感激不尽。”

“风家亦然。”西门风附和。

有些人林业学院不是原来就想让她留校吗?是她自己拒绝的有点犹豫,与拓拔家还有风家为敌和瑞兽之间,他们一时难以抉择。

有些反应快的人心里立即有了决断,他们实力不强,今日来了这么多人,就算抢也轮不到他们,而且还会因此和拓拔家还有风家接下梁子。今日事了,拓拔家和风家可不会善罢甘休。

想到这些,立即有些人站了出来,朝拓拔无尘拱手道:“既然拓拔少爷都这么说了,那么就卖你这个面子,今日之事我们不会再参与了。”

“多谢各位。”拓拔无尘拱手一笑,“无尘记住各位今日的情谊了。”

“拓拔少爷客气。我们走。”那人一挥手,他身后的人都跟着离开了。

他们的实力不是很强,越来越多的大势力参与进来,他们实力低的到时候只有炮灰的命,现在离开,还能捡回一条命来。

第一波人离开,其他一些小势力或者实力低的人也选择离开了。

不一会儿,人差不多去了三分之一,剩下的都是中围外围大势力的人。

看到那些人离开,剩下的人也没意见,越少的人,到时候对手越少。就算这些人对他们构不成威胁,离开也能给他们省不少时举起手来间。

“多谢拓拔少爷。”范磊朝拓拔无尘拱手道谢。

“客气客气,谁让我的侄儿是你的学生呢。”拓拔无尘摇着折扇,说:“范院长,这还剩下这么多人,看来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啊!你给我说说,这下面到底是什么?”

“我内院的一个学生在此疗伤而已。”范磊说。

“既然是这样,你们怎么还不散去?”拓拔无尘问。

“拓拔无尘,风之行,你们回来了不在家族里呆着好好修炼,怎么又跑来丢人现眼了?”